收藏      首頁

登 陸    |   注 冊   
首頁 >> 樂享 >> 書畫

他的畫 可以喚醒愛情

時間:2019/6/10 15:51:28

很少有比馬克·夏加爾對妻子欣喜若狂的畫作更能生動地喚起人們對愛上某人的感覺。

當他們在 1909 年相遇的那一刻開始,夏加爾和他的妻子貝拉,就似乎共享了一種看待世界的獨特方式。貝拉是一位才華橫溢的作家,她對他們第一次相遇的描述就像是對一幅夏加爾的畫作的描述一樣:“當你對著他的雙眼驚鴻一瞥,你會發現,它們如同是從湛藍的天空中掉下來一樣的藍,那是一雙奇異的眼睛……長長的,如同杏仁一般……每只眼睛都仿佛一條獨自航行的小舟。”


1


生日

貝拉很快就成了夏加爾的繆斯女神,并出現在夏加爾的油畫中。眾所周知,夏加爾經常描繪自己和貝拉一起飛行,仿佛他們的愛產生了無窮的力量,這股力量使他們沖破了萬有引力的束縛。在《生日》中,他們看起來像是對自己的飛行感到不可思議,他們像鳥兒一樣飛升到天花板,飛出窗外,在整個小鎮上,他們在白俄羅斯的維特布斯克上空飄蕩。就像一個人只能在夢中飛翔一樣,但這兩個浪漫的人兒卻是共享了同一個漂浮的幻象。在藝術中,很少有人能如此生動地喚起人們對戀愛的感覺。

夏加爾出生于白俄羅斯維特布斯克的一個貧窮的猶太家庭。他從小就受到了精彩的俄國和猶太民間故事的熏陶,并受到一種童話般的夢幻感覺的遺傳。夏加爾為猶太人的宗教傳統深深著迷。他那個人的、詩一般的繪畫,便是從這些因素中顯露出來。夏加爾在圣彼得堡上過好幾所藝術學校,但收獲甚小,直到進入劇院設計師巴克斯特的試驗學校,情況才有了轉機。巴克斯特受到來自法國的新觀念的影響。


3


夏加爾

1911 年,夏加爾把貝拉留在了俄羅斯,只身來到了巴黎——這座當時西方藝術中現代主義運動的中心。他很快又為這個運動增加了一些革命性的東西。


4


向阿波利奈爾致敬

在巴黎,夏加爾加入了阿波利奈爾和新立體主義領導的圈子,以及莫迪利阿尼、蘇丁和帕森的圈子。夏加爾的俄國繪畫,大多數是親切的風俗畫,俄國式的民間傳說,往往使之活潑開朗。早年在巴克斯特的學校,曾使他在運用野獸派色彩和收縮的空間方面受益匪淺。他對巴黎的陶醉,為他打開了探索野獸派色彩和立體主義空間的大門。


5


有七個手指的自畫像

他試驗的所有主題都充滿著抒情的夢幻。夏加爾到巴黎的兩年里,產生了成熟的、怪異的、詩一般的繪畫。

后來,他繼續利用新形式來表現個人幻想。在《透過窗子看巴黎》中,右角較低處守護門戶的兩面神人物暗示了畫的雙重性,即:現實中浪漫的巴黎和詩人夢幻中的巴黎。夢幻的巴黎中有令人眼花繚亂的行駛著的火車、有沿人行道來往的行人,還有一位靠三角形風箏支持的飛行員。富于暗示的畫室內部,有精心描繪的椅子和花卉,甚至有兩面的詩人,似乎它比詩人夢幻中的巴黎更接近于日常的情景。那有著紅、黃、藍、綠窗框的窗子和那只守護冥府入口的人頭貓,成為兩個城市之間的隔離物。

安德烈·布勒東(法國詩人和評論家,超現實主義創始人之一)這樣談到夏加爾:“在他的影響下,隱喻成功地進入了現代繪畫領域。”后來,他又將夏加爾稱為“超現實主義之父”。


7


夏加爾與貝拉

夏加爾于 1914 年回到維特布斯克和貝拉結婚。婚后,貝拉一直在生活、事業上支持著丈夫。

“她將她的身體,她的靈魂,還有她那雙深邃的眼睛,一切都給了我。她了解過去的我,現在的我,甚至未來的我。”夏加爾說道,“只要一打開窗,貝拉就出現在這兒,她為我帶來了碧藍的天空,優雅的愛情與清幽的鮮花。”兩人甜蜜默契的愛情給了夏加爾無盡的靈感,“愛情”也成為夏加爾藝術的三大主題之一。

然而,正當這對新婚夫婦還沉浸在婚姻生活的美滿幸福之中的時候,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了,他們被困在俄羅斯。于是他們搬到了圣彼得堡,他們發現自己是俄羅斯革命的旁觀者。后來,在一個短暫而令人興奮的時刻,先鋒派成為俄羅斯藝術的新機構,夏加爾被邀請擔任視覺藝術委員。貝拉明智地建議他說不,但夏加爾還是接受了在維特布斯克開辦一所新藝術學校的提議。然而,官方的意見很快就堅定了什么是適當的無產階級藝術,于是夏加爾被迫離開了學校。除了為莫斯科意第緒語劇院短暫而愉快地設計布景外,他發現自己的作品在俄羅斯不受歡迎。

于是,夏加爾帶著貝拉,還有他們 5 歲的女兒艾達,于 1922 年離開了俄羅斯,此后再也沒有回來過。

從 20 世紀 20 年代到 30 年代,當他們年輕時的猶太家園首先被 G.o.n.g-C.h.a.n-D.a.n.g 人踐踏,然后又被納粹分子系統地摧毀時,他們只能驚恐的看著。

貝拉長期以來一直無怨無悔地支持著夏加爾的藝術事業,而放下了自己的寫作。但在她流亡紐約的最后幾年里,他被感動用意第緒語寫了一本抒情的回憶錄,講述了她在維特布斯克的童年。

1944 年,貝拉死于咽喉感染。(這種感染在今天很容易用抗生素治愈。)

縱觀貝拉的一生,她不僅是夏加爾最忠誠依戀的愛人,更是他畫中的唯一女主角。從他們結婚那年起到 1944 年貝拉逝世,夏加爾每年都會在她生日那天為她作畫。

直到夏加爾 95 歲時,此時貝拉已經與他陰陽相隔 40 年了,這位老人用他那雙布滿溝壑、辛勤創作了一輩子的雙手拿起了畫筆和調色板,畫出了一副甜蜜的 《Artist over Vitebsk》。

(圖片來源建筑vs藝術vs音樂及網絡)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文,僅供交流,不代表本網觀點,本網不對內容真實性負責,特此聲明。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撤除或替換相關內容。本文版權及內容解釋權歸原作者所有。

      登 陸    |   注 冊


最新評論

曾道人免费资料大全正版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