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頁

登 陸    |   注 冊   
首頁 >> 樂享 >> 書畫

詩經里的巨人花園 文心造物與非遺創新

時間:2019/6/11 11:46:14



文、圖/胡建君(上海大學上海美術學院副教授)編輯/陸愛華 版式/志明

 

將浸透著水墨海浪、荷花、飛鳥與魚、兔子、靈猿的影子掀起

與當下生活疊影?讓忙碌節奏放緩出一刻“思無邪”的東方詠調

 


江南文化與海派文化

江南城鎮是中國當代社會城市生活中最有智慧、生機與故事性的地方。上海地處江南,其風俗文化與江南其他地方有不少相近之處。滬瀆之地,襟江帶海,開埠以后,日漸成為一個江海通津、人煙稠密、華洋雜居、五方雜處的城市,百年來風云際會,人文炳煥,更不辭細壤、不捐細流,洵有海納百川的城市文化特質與精神。近代海派文化正是以江南文化為基礎和底色,廣收博取,吸納其他地域文化與西方文化的某些特質,經由上海這一大城市的熔鑄與升華而成的都市文化,其中包含著詩意與美學、生活與習俗、個性與多元,包含普遍的文化意義和人文理想。

 

 

《室外泳池》何曦 紙本水墨 46×48cm 2015

海派文化的濫觴曾為上海留下綿厚的文化記憶。改革開放四十年,江山如畫,風雨如晦,上海篳路藍縷,鑄就輝煌。今天的上海面臨新一輪城市發展的機遇,要繼續勇當砥礪奮進的創新者與先行者,向全球卓越城市的目標邁進。近悅遠來,生長于斯或八方來此的人都是上海城市這部人文大書的共同書寫者。特別是大江南精湛的手工藝人,他們的手作與我們生活的日常息息相關。他們共同用作品表達寬闊的、關懷一切存在的不忍人之心及宇宙心靈,呈現江南多元包容與韌性的氣質與優雅的上海氣派,既柔美又剛強,既單純又豐富,既沉蘊又寬廣。不同的對象、不同的視角又可以多元呈現、闡釋作品的主題,無限開放,無限精彩。英國的莫里斯倡導“手工藝運動”,認為最優秀的藝術家也是個工人,最卑賤的民間手工藝人也是藝術家,應該向那些傳統手工藝人致以最深的敬意,因為不被俗世羈絆,他們有著最廣闊的視野和最干凈的內心,穿越無盡的歲月,直到永遠。

 

 

《海闊天空》何曦 水墨絹本 45×65cm 2018

 

 

文心造物與非遺傳統

日常器物之美,最能引起我們對生活的眷戀。無論是靜置案頭的舊時相識,還是流年偶遇的驚鴻一瞥,那種器以載道的寧靜與豐足,帶著歲月靜好的怡然與安穩,符合中國人的傳統審美狀態,直讓人在喧囂的塵世中沉下心來。在這小小的器物之上蔓延滋生的,不僅有對傳統手工藝的緬懷,更有對從容舊時光的眷念。

 

 

《海洋世界(五)》何曦 紙本水墨 92×85cm 2014

 

手工藝與我們的文明史同在。老子和墨子都是手工業者出身,孔子的“依仁游藝”,其實也支持多種才藝。但很多非遺傳統手工藝,隨著老一輩的匠人遠去,生活習慣的更改,也慢慢消逝在歲月的紅塵中了。手工藝人的失缺,標志著藝術和溫情的時代和我們漸行漸遠。對于傳統手工藝,一直有兩種態度,與對待舊器物或建筑的態度相近。一種主張保留原生態技藝、環境或者說“修舊如舊”,認為殘舊歲月本身就是一種歷史,任何對象都不可人為添增,更不應去除任何細節;也有主張“修舊如故”,如法國保護修復專家Violet-le-Duc致力于將古物復原到未曾存在過的完整,即想象到的“終極完美”。現在提倡不要一塵不變地仿古,比如蘇州一帶提倡“蘇而新”,“蘇”主要是古城風貌、傳統手工藝與歷史人文的延續,“新”主要表現于創意、新材料和多元合作。我們的傳統手工藝主要靠言傳身教在代際之間活態傳承,并非一成不變,每一代都希望對之前的工藝有所創新和提升,其實更需要有一個良性的引導。

 

 

《遼闊的夢》何曦 100x70 2018

 

“文人”是中國歷史上很獨特的一個群體,一千多年來,以歷代文人士大夫為主體,憑借書畫藝術的平臺,發乎創作,潛乎思辨,營造獨特價值原則與獨立圖式系統以及自成格局的人文氣象,對構建中華民族藝術精神發揮了不容忽視的作用,也成為世界藝術史上的孤例。與書畫作品相對應,心性優雅細膩的文人,以超乎尋常的審美與要求參與到手工藝領域,比如對文房用品、日常器物的設計與改進等,從而大大提高了相關手工藝作品的格調與品位。我們應該向古代文人致敬,向傳統致敬,將最好的手工藝活態傳承并合作推廣。

 

 

《蝶舞翩翩(二)》何曦 紙本水墨 46×43cm 2014

 

文化部的“非遺研培計劃”,其初衷是異曲同工的,旨在讓高校文人藝術家與民間手藝人強強聯手、互通有無、協同創新,文人學者與專業設計師的參與,可以讓手藝人的作品更有格局和空間,在審美與意境上更上一層樓。而手工藝人的技藝、經驗與智慧,也將啟發高校教師與專業設計師的創作思路與完成途徑。我們希望通過結合非遺元素、技藝,引入當代設計理念,讓傳統手工藝迸發出另外一種有特色、有內涵的創意競爭力,走入更高雅的生活,走向更廣闊的國際市場。

 

傳統手藝與協同創新

《思無邪——〈詩經〉里的巨人花園》系列文人空間作品就是文人與手藝人交流合作的一種探索模式與實踐作品,也代表了江南文化與海派文化的融合創新。本次設計聯手上海及江蘇常州的非遺刺繡手工藝人、皮具設計師、專業畫家,美術學院專業教師與平面設計師,多種專業與手藝人強強聯手,資源互補,結合上海崇明手工土布與真皮等材料,將非遺手工藝與文人空間用品設計進行到極致。系列設計是在溯古的基礎上結合創新,通過創新設計延續非遺傳統手工藝的生命力,在尊重非遺真實性、整體性和傳承性的前提下進行挖掘與整理,共同打造中國式的生活美學。

 

 

《海洋世界3》何曦 水墨紙本 33×33cm 2007

 

我們從中國古代詩歌開端《詩經》出發,將目光投向詩意江南搖曳的花草與美好的飛禽走獸。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最能代表優雅的東方式審美。我們選取了具有浪漫氣質的草木、水波、飛鳥、游魚等《詩經》里的意象,既有流光溢彩的江南風貌,又有海闊天空的海派氣象。而《巨人花園》則是西方童話故事,作者為英國唯美主義作家奧斯卡·王爾德,講述巨人擁有一座美麗的花園,卻不準任何人進入,花園廢棄。有一天,由于孩童的來到,春天的美景又重現花園,觸動了巨人的心,也讓巨人懂得分享。我們的作品通過中西主題元素,渲染了和諧美好、海納百川、自由包容、海闊天空的境界,仿佛重回美好生命之初,共建和諧的家園。我們又將耳熟能詳的迪士尼動畫《愛麗絲夢游仙境》與巨人花園系列呼應組合。我們去掉了兔子佩戴的懷表意象,改寫成一件小C龍。C龍是紅山高古玉的典范作品,也是華夏玉文化的代表。我們的團隊師友們也像開啟一次美好而夢幻的旅程,一路有鮮花盛放,驚喜不斷。

 

 

《詩經》里的巨人花園 (刺繡書包)

 

我們首選上海中國畫院畫家何曦的作品作為刺繡的母本。何曦的繪畫基于傳統又跳脫傳統,他認為跡有巧拙、藝無古今,甚至在他的筆墨世界中,山水、人物、花鳥也沒有嚴格的界限。他用最單純巧妙的水墨語言,優雅卻不失冷酷地消解了傳統架構和意境,從外部真實轉向了內心真實,將傳統命題做出現代演繹,與我們的創意初衷若合符契。何曦用令人耳目一新的方式闡釋他的人文思考和悲憫情懷,突顯出與時代審美精神和海派文化內核相契合的現實意義,從而成功實現了作為藝術媒介的中國畫筆墨的當代轉型。作為將海派繪畫面向國際的代表人物,何曦為這套文人空間用品創作了海浪、荷花、飛鳥與魚、兔子、靈猿等繪畫主題,為作品的整體風格定下開闊、飛揚、自由、和諧的基調。

 

《詩經》里的巨人花園 (筆記本)

 

刺繡藝人張莉則是江蘇常州蘇繡(亂針繡)技藝傳承人,也是“中國非遺傳承人群研培計劃”上海大學上海美術學院2017染織繡研修班學員。亂針繡的特點在于“通于畫理”。傳統蘇繡利用蠶絲的反光進行表現,而亂針繡則要避光。相對于傳統蘇繡的平針,亂針繡左右交叉,亂中有序,像素描一樣,需要砌形,角度多變。同樣的底稿每人繡出來的氣質都不一樣,表達出各自的繪畫理解與審美旨趣。如果說平繡使用的是一種工藝語言,而亂針繡則是一種繪畫語言,表達的是一種情感與思想、氛圍與意境。

 

 

《詩經》里的巨人花園 (刺繡細節)

我們又將耳熟能詳的迪士尼動畫《愛麗絲夢游仙境》與巨人花園系列呼應組合。

 

劉海粟先生曾對亂針繡給予高度評價:“以針為筆,以絲為丹青,使繪畫與繡法融為一體,自成品格,奪蘇繡湘繡之先聲,登刺繡藝術之高峰。”亂針繡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民國。江南一帶家家戶戶都有精湛的女紅技藝,楊守玉則是亂針繡的創始人,出生在書香門第,從小蕙質蘭心,手藝驚人。當時丹陽正則女校的校長呂鳳子,聘請楊守玉做女校的刺繡老師,所以亂針繡的產生和發展也受到校園文化的熏陶。而楊守玉的表哥則是大名鼎鼎的劉海粟先生,他于1921年離開家鄉,創辦了上海美專,即上海大學上海美術學院的前身。百年之后,非遺傳承人張莉來到了與亂針繡有著千絲萬縷關系的上大校園,更有因緣際會的意義。通過不斷地摸索和實踐,張莉的亂針繡從蘇繡的基本技法中走出來,用蘇繡的語言借鑒西方的光影原理,將素描和色彩結合起來,古為今用,中西合璧,從而使畫家何曦的繪畫作品得到了生動傳神的再現,光影表現變得更加微妙豐富,并在繡片拼貼時呈現獨特的立體凹凸效果。

 

 

《詩經》里的巨人花園 (筆袋設計稿)


而皮具設計師李彥、夏天雨夫婦,本身就畢業于上海大學上海美術學院設計專業,夏老師留校任教。他們將上海崇明手工土布與皮具設計創意性地相結合,使冷峻帥氣的皮具增益一分江南的書卷氣,又使素樸而傳統的土布擁有了一份時尚與雅致。何曦的繪畫、張莉的亂針繡與美院學生柴源園的平面設計相組合,使《思無邪——〈詩經〉里的巨人花園》系列作品既有江南文化的繾綣柔情,又有海派文化的開闊發揚,既傳統又當代,既低調又奢華。而新時代的開放與包容,正是這樣一種兼容并蓄的人文情懷。夢想與榮光,仿佛在這系列作品上升騰發揚,反映出獨特的江南氣質與上海氣派。

 

 

《詩經》里的巨人花園 (杯墊設計稿)


劉燾有詩云:“水逶迤而清深,山連屬而秀拔,人才之生是以似之”。江南文化與海派文化,各各源遠流長、驚才絕艷。各種手工藝人、設計師強強聯手、協同合作、互相激勵啟發,多元的美好將永恒持續,相與映照,歷百世而流芳。

      登 陸    |   注 冊


最新評論

曾道人免费资料大全正版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