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頁

登 陸    |   注 冊   
首頁 >> 樂聚 >>

海上丨核桃樹下的裸體(三首)

時間:2019/11/21 12:18:17

編者按:一位粗獷而雄渾的詩人總是喜歡在對肉體和靈魂的雙重相遇中去創造真正的詩的奇跡,那是對作為物的生命存在的超越性發現,是重新開辟世界。肉體是真實的,卻不再限于自身,靈魂是真實的,卻不是限于抽象,這座詩歌的通天塔已然搭好,不是有形的外在的,不是作為修飾的語詞的,它是真正的元音、元樂、元詩,也是元語言。看吧,詩人在繪畫著核桃下的裸體,他不是在繪畫,而是以全副的感官去觸碰,他寫意外之外,對于偉大的精神,沒有意外之外,一切都在內部,或消解了內外,他寫兩界人,是跨越陰陽跨越內外的游離。逆風啊,總是對于勇敢者的挑戰和考驗,逆風也是對巖畫探險者的最好紀念,他的探險,就是浮士德和魔鬼的賭博,要用靈魂來換取逝去的青春,祭奠古老的幽靈,在何處上船,在何處受傷,面對一切人世起伏,給出詩人的態度,不卑不亢。不眠之思在肉體里發芽,也在靈魂里發芽,誰能探索肉體,誰能探索靈魂,只有巖畫里的探險者知道,我們追尋他,豈不是就在追趕我們丟棄的勇氣和絕對精神!去愛吧,每一首詩都是孤獨而高貴的靈魂的探索中的奇緣,它一定是碰到了另外一個高貴的肉體和靈魂!滿天的火花呀,閃耀出滿天繁星,那是愛之火,永恒的自由之火,宇宙中奔跑的火焰,終于照亮了整個宇宙,因為它原本與宇宙同一。這就是海上的詩篇,秘密已打開,跟隨他,不是跟隨他,是自由地去發現!



核桃樹下的裸體


我的情人一直站在太陽光的正面

她一直裸露著未醒的乳暈

太陽伸長的舌頭舔舐著

她的肉色已經緋紅

每一顆年少的核桃望著她

以最無辜的青澀和濃綠

直到光線漸漸暗淡

天空拉上黑幕


我們陶醉了整整一天

等待情人穿上綢裙

用影子伴我去走完天狼星留下的一瞥

大地上,它是山崖下的谷徑

在我運命中是一道坎

我的情人這次卻要走到太陽的背面


她的裸露是由于洪荒改朝

發育中的地質在板塊遷移

未被發掘的能源或者元素

都在膨脹著

每一種色源都渴望問世

我的情人乳頭開始發黑

那是被我黑暗故事感染過的

傳統就是如此不講道理地潛行

內部有我們獻出的血

綜合性的血型經住了太陽暴曬


我的情人蘇醒過來

打開她的牝戶 吸住所有視點

直到太陽下沉……


她不再進入我的夢鄉 她走岔了

去了她童年的夢鄉中

沒有人證明她發育得這么早


我的情人裸著身子被人騙走貞操

也就一句話:“你是我見過最漂亮

的人!”只有自卑嚴重的人才信

直到光線暗淡

黑夜的幕簾為了掩蓋黑暗

我在核桃樹下

等待果實成熟后跟她說

你終于醒了,趕尸的隊伍在等我




紀念巖畫探險者


特普伊山(哥倫比亞)

熱帶雨林 豹子的花紋 美洲豹

獨來獨往的130平方公里之內

它游往對岸的密林

鳥類 魚類 哺乳動物都是美食

還有西貒……

雨過天暗的巖壁上昆蟲出動

行軍蟻也開始了大范圍的占領

蟻鳥跟著蟻群不勞而獲

它們的糞便卻又是藍蝴蝶的佐餐

一只樹懶身上可能有一千只螟蛾

而樹懶從不落地去尋覓食物

它們隱蔽在葉傘下的原因尚無定論

綠水蚺在水中等待一只愚蠢的獵物

夜幕中飛蛾的趨光性讓死亡升級

奇里維克特國家公園里群猴歡快無限

七十多年前的獵人曾在此見過古代巖畫

根據這一口述 弗朗西斯科必須穿過森林

走到懸崖。其間他一定要見到紅鳥黑鳥白鳥

還有黃得讓眼睛色盲的酋長鳥

眼鏡凱門鱷是恐龍時代以來的水中霸王

主宰著一片水域

在亞馬遜流域 它們原始的程度

和海底一樣 有石英巖的色澤

特普伊山神圣而古老 這里曾有人類

所以留下他們生活的表達:巖畫

這些著色的巖畫一直在那

它們就這樣靜靜地等待斗轉星移

曾經繪制它們的人

陪伴它們的人沿著亞馬遜河

又走了多少世紀

建了多少個茅寨

亞馬遜流經的水一去不復返

特普伊山滯留于那個原始年代

它的歲月在巖壁上長出石花

守望永遠的亞馬遜河……


2019.6.24夜紀錄于上海松江維也納酒店




巖畫·祭靈


那場擎旗舉弓的史記

終于帶上畫外音的叩問 


曾經的部落 女人們在草叢懷孕

陽光之手撫摸著隆起的未來

一箭距離 男人們寸土不讓

未來牛羊的牧地幟幡起風了

古老的族人縱情吼著吼聲

里有催生的丹田氣脈

女人望著星座(此刻群山靜穆) 


第一聲啼哭被北極光速遞

至遙遠趕來的天狼星 


各路神靈都會在狼嚎時刻

傳唱《黑暗傳》——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

釁起!用祭品搭建一座“爨”

悠悠萬事 禮祀為大

天地人間以良知鋪道


詩人簡介



海上,男,1952年11月生于上海,老三屆知青,先鋒詩人、自由作家。出版過《中國人的歲時文化》《自由手稿》《還魂鳥》《人海》《影子奔向四面八方》等多種詩集、文化著作。


海上對寫字、畫畫有自己獨到的看法,尤其是史前巖畫,是國內第一位把巖畫和書法融為一體的人;其書畫被民間爭相收藏,曾經在深圳、廣州等地舉辦過書畫展。


海上幾十年來一直醉心于漢字和中國文化,其關于中國文化源流、關于漢字、關于藝術的諸多思考,已經成文的多部手稿還有待出版,值得期待。 



      登 陸    |   注 冊


最新評論

曾道人免费资料大全正版2019